民间故事:猎户贪得无厌惹怒山神降罚,十年后反而收获幸福

头条
8阅读

泰山脚下,有一个叫徐大的猎户,此人贪得无厌,从不放过任何一个出现在视野内的活物。

有一天夜里,徐大做了一个梦,梦到山上的动物向山神控诉徐大的罪行。山神大怒,警告徐大若再滥杀,就降罚于他全家。

徐大从梦中惊醒,看到身边的妻子和孩子安然无事,庆幸只是一场梦。

妻子陈氏看到徐大满脸大汗的样子便询问其原因。

徐大将梦中之事告诉了陈氏,陈氏觉得这个梦绝非偶然,叮嘱徐大千万改掉滥杀的毛病。

徐大嘴上答应,心里却笑话陈氏妇人之见。

徐大和陈氏的孩子徐达春已经年满八岁看到弓就大哭大闹,把徐大急坏了,想当初他可是三岁就可挽弓射箭。

每次想到儿子的事徐大就怒不可遏,不但滥杀还时常将猎物折磨致死,以此发泄心中的不满,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有一天徐大打猎回家,发现妻子陈氏突然失踪了,之后再也没有回来。徐大只能带着徐达春独自生活,他总感觉妻子就在身边。

自从陈氏失踪后,徐大的日子越来越难过,他去哪都得带着徐达春,担心徐达春也会突然消失。

徐大既担心徐达春又思念陈氏,每日忧心忡忡心不在焉,在痛苦中生活了五年。

一次上山打猎时,他看到一头七色彩鹿从眼前跑过,徐大赶紧追上去,结果一失足从山崖跌落,摔断了左腿。

徐大躺在床上,看着身边的徐达春说道:“以后就要靠你了!”

“父亲放心,孩儿一定跟父亲一样很快就能成为一个优秀的猎手,你安心养伤吧!”徐达春安慰躺在床上的父亲。

看着徐达春如此懂事,徐大很是欣慰。

可是,一连几日徐达春都空着手回来,几日之后家中的余粮已经吃完,徐大饿着肚子嘱咐徐达春,让他明日务必要打点猎物回来。

“孩儿知道,我保证明日一定带点东西回来让父亲充饥。”徐达春说道。

徐大叹了口气,饿着肚子睡着了。

到了第二天晚上,徐达春从山上回来,看着床上老父亲期待的眼神,徐达春说道:“父亲,马上就可以起来吃饭了。”

听说儿子打回猎物,徐大老泪纵横,激动地坐起来,缓缓踱步到桌边坐下。

过了一会儿,徐达春将晚饭端上桌,徐大一看桌上的食物气得差点儿吐血,桌上什么肉也没有,只有两盘野菜。

徐达春尴尬地看着徐大,“父亲莫慌,明日孩儿一定打些猎物回来,父亲先将就吃点。”

徐大气得回到床上躺下,尽管已经一天没有进食,但他仍不愿意靠野菜充饥,堂堂猎户竟要靠野菜充饥实在是讽刺。

可让徐大不知道的是,徐达春根本就不懂打猎,就算碰到猎物也射不准。

徐达春早出晚归,每晚回来都带点野菜回来,为了活命徐大只能和徐达春一起吃野菜。

有一天徐达春正在山中寻找猎物,突然让他发现一群鹿,这么大一群鹿,自己怎么也可以射中一只吧!

徐达春缓缓靠近,鹿群发现了笨拙的徐达春四散而逃,只有一头母鹿站在原地不动。

徐达春搭弓瞄准母鹿,箭矢应声而出,却偏出足足有两尺,母鹿看着徐达春,仍站在原地纹丝不动。

徐达春有些奇怪,以前一箭不中猎物肯定会逃走,这头母鹿完全不一样。

徐达春再往前走几步,仍一箭偏出。

徐达春恼羞成怒,距离母鹿只有数丈远,母鹿仍无视他。

徐达春再次拿起弓箭,距离这么近再想射偏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徐达春铆足力气一箭射出,眼前的鹿应声倒地。

不知从哪里窜出一头瘸腿公鹿拦在母鹿面前,徐达春的箭正插在公鹿的右后腿上。

徐达春大喜,扛起受伤的公鹿就往家走,今晚他和父亲终于有肉吃了。

“爹,爹!”徐达春将公鹿扔在院子里,这是他第一次成功打猎。

徐达春迫切希望跟徐大分享自己心中的喜悦。

徐达春回到屋里发现徐大并不在床上,平时徐大很少下床,更不会离开院子。

徐达春决定先将公鹿杀了,等到父亲回来就能开饭了。

徐达春拿着刀走向公鹿,公鹿似乎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,眼中露出恐惧的神色。

“春儿!”一声喊叫从远处传来,徐达春抬头看着院子外,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从远处走来。

徐达春仔细打量女人,觉得此人有些眼熟,突然他高兴地大叫一声:“娘!”

“春儿!”

“这些年你去哪儿了?”

“说来话长!”

“那就晚点再说!娘,你有口服了,今天我好不容易打了一条傻鹿……”徐达春指着院子里的公鹿。

“孩子,你不能吃它!”陈氏深情地看着公鹿说道。

“为何?”徐达春有些不解。

“总之,你绝不能吃它。你射术太差应勤加苦练,不可急于求成,你先练好了射术再进山打猎,一定会大有可为。在此之前,家里的膳食我来负责。”陈氏拉着徐达春的手认真地说。

徐达春射术不佳倒算是个孝子,虽然想吃肉但还是答应了母亲。

陈氏将公鹿养在院子里替它治伤,再去山上采些蘑菇回来,其他时间都陪在徐达春身边看着他练习射术,徐达春非常认真,再不像之前那样。

数月之后,徐达春大有长进,陈氏高兴地说:“春儿,可以去山上试试了!”

徐达春满腹狐疑地上了山,一个时辰之后果然拎着一只野兔回来了,这是他凭自己的本事猎获到的第一个猎物。

他飞奔回家想要跟母亲陈氏分享。回到家中,他发现失踪月余的父亲正坐在院子里,母亲正在照顾他。

徐大满脸喜悦,只是他的伤比以前更严重,现在两条腿都受了伤,要依靠他人搀扶才能行走。

看到徐达春手里的野兔,徐大和陈氏甭提有多高兴了。

一家人好久没有坐在一起吃饭了,这一晚他们吃得非常开心。

徐达春问起母亲为何突然失踪,又问起父亲这一个月去了哪里,父母只是相视一笑。

徐大说道:“以前是为父犯了错误,好在一切都过去了。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,以后我们开开心心在一起就行。”

徐达春点点头,突然他跑进院子里,片刻之后折返回来:“院子里的鹿哪里去了?”

陈氏和徐大笑了起来,齐声说:“让它去吧,不用管他了。”

徐达春不知父母为何神神叨叨,想必他永远也不会知道那头母鹿就是母亲陈氏,替母鹿挡箭的公鹿就是他的父亲徐大,这一切都是山神的惩罚,好在一家人终于可以团聚,徐达春也成了一名优秀的猎手。

来源:赛半仙聊斋

the end
免责声明: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!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精选推荐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