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他的镜头里 有个不一样的鸟世界

头条
71阅读

边缘在辽宁蛇岛老铁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拍摄鸟类。

是鱼?是鸟?达尔文进化论启迪了边缘。

人类工程对鸟的影响,边缘一直观察着记录着。

光影之中的鸟,原来可以拍成这样。

文 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军辉 图 受访者提供

皮肤黝黑,身材健硕,走起路来虎虎生风,谈笑起来虎牙可见。

少时于他,最熟悉的风景莫过于战机飞起时那巨大的轰鸣与气浪;至青年,他服役空军部队,练就一身血气方刚;中年,他游刃南北航空,蜕变一身干练成熟……

人生半旅,都与飞行相关。

似是冥冥中注定,他爱上飞行,也爱上了飞鸟。他是边缘,与鸟共生共翔共舞共情32年的自然地理摄影师、环保主义者、影像艺术家边缘。

五年筹划《循翼·万里海疆》,他将梦想照进现实

见到边缘时,他刚结束外埠拍摄回到大连。一趟由南逐北、历时两个多月的海疆之行,晒皴了他的脸,吹糙了他的手,可是,眼睛里却迸着光。

2021年2月底,北方的大地尚未解冻,边缘就背上长枪短炮和分门别类、储存了大量资料的笔记本,飞向南国。目的地:广西南宁。继2016年的《循翼·九曲黄河》之后,他将从广西出发,开启一场酝酿了五年的行摄计划——《循翼·万里海疆》。

启程的时间定在3月,因为此时是候鸟由南向北迁徙的重要季节,也是拍摄鸟类迁徙的最佳时期。

循翼的空间定在海疆,因为世界上鸟类迁徙有8条通道,中国有2条,中国海岸线是重要的通道之一。

特定时间、特定空间的特殊旅程,边缘想要记下。

更为重要的是,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边缘已陆陆续续拍过沿海各个点位的鸟类,拍它们的栖息觅食、繁衍迁徙,拍它们与自然、与人类的关系……那些影像资料似一颗颗珍珠,收藏在电脑的文件夹里。如今,他想借着此次拍摄,把新与旧串联,把过去与现在串联,在几十年的时空对比中,探寻作为活跃经济带的中国海岸线上,人的变化、经济的变化、鸟类生存环境的变化、鸟与人的关系的变化……

带着这份初心与创意,2021年3月1日,边缘从广西北仑河终端入海处的竹山出发,一路向北,逐翅循翼,踏浪而行。

这一路,风餐露宿,栉风沐雨,耐不住收获满满。两个多月时间,边缘去了中国海岸线上8省1区2市区域内的36个自然保护区,其中包括广西北仑河口、海南东寨港、广东湛江、深圳内伶仃福田等5个红树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江苏盐城条子泥、天津北大港湿地、河北滦南南堡湿地等7个国家级湿地,拍摄到了黑脸琵鹭、东方白鹳、遗鸥、朱鹮、黄嘴白鹭等多种国家一级保护鸟类的生活态、生存态……

5月11日,历经72个日夜,25000里行程,边缘自驾越野车抵达海疆行的最后一站——辽宁丹东鸭绿江口。

这里,是他的目的地,也是他的出生地!他一手握着鲜花,一手握着镜头,大声喊着:“丹东,我来了!”

故乡不负于他。在熟悉的鸭绿江口,他拍下二十万只鹬鸟腾空而起的画面,那个沸腾的、似雕塑般、充满力量的画面,震撼了他的眼,也澎湃了他的心。他感叹自然的伟力,更崇敬鸟类之神奇。

6月的大连,草木葳蕤,蔷薇娇艳。边缘坐在工作室里,对着电脑整理着这趟海疆之行的资料。散落的珍珠,即将被串联起来。除了摄影图片,边缘还用视频记录了《鸟的乐园·红树林》《鸟的乐园·湿地》《鸟的乐园·海岸线》和《鹬见》,相关纪录片正在编辑、制作中。

美学、哲学、博物学、进化论……他拍摄的早已不是鸟

跟踪采访边缘,我看到了两个边缘。

一个边缘,如上所述,运筹帷幄,提刀上马,将梦想照进现实。另一个边缘,在艺术的世界、精神的世界,驰骋遨游,上下求索。时而柔情缱绻,时而理性深邃……

在工作室,边缘打开《循翼·万里海疆》途经上海时的演讲PPT,一张张鸟儿的照片划过屏幕:

自得闲适,静梳羽毛;亭亭玉立,伫立水间;挤眉弄眼,萌态可掬;碰头交颈,脉脉温情……

此刻,如果你是观者,你定会艳羡这些生灵的自由舒展,在慵懒的时刻慵懒,在欢跃的时刻欢跃,在燃烧的时刻燃烧……你也一定感受得到一个艺术家在按下快门的那一刻,他对自然对万物有多炽爱、多深情。

不止于此。在边缘的作品中,还可以读到更多。

一只天鹅将洁白修长的脖颈探入水中,溅起一片剔透晶莹,如此的优雅纯净,你怎能不向往?

饱食过后的信天翁,展着翅膀,御风而行。那份自在,简直就是庄子笔下的《逍遥游》!

远看,似游鱼穿过水面,近看,却是飞鸟划过天空!

山峦黑峻,白霜尽染,一只朱鹮从镜头前掠过,好一派苍凉、孤独!你不禁在心里吟出: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”……

观众惊叹:原来,鸟还可以这样拍!评论家说:32年的拍摄,边缘拍摄的早已不是鸟。

是的,在边缘的镜头里,我们看到一个打开的、多元的鸟的世界,那里有美学,有文学、哲学,有博物学、进化论……

而这一切由何而来?

出身经历,行走阅读,咀嚼思考,然后,沉淀输出。

这些年,边缘一直在行进,身体上的,更是精神上的。他研读中国名画,研究西方美学,他看徐渭、八大山人、潘天寿、李苦禅、吴冠中、毕加索、莫奈……他看他们的画面构图、看他们的意境营造,当然也看出很多画家的漏洞百出;他游走世界各地的博物馆,看一切与鸟相关的东西。当远古的始祖鸟骨骼呈现在他面前,瞬间,他对自己说:我再也不要被鸟的羽毛遮蔽双眼;他惧怕单薄单一,所以,一路行走一路拜见,从生物学家、考古学家到雕塑家、画家、作家到民间艺人……他知道,唯有兼收并蓄,才能迎来吐纳自如。

32年,冰川极地、大漠孤烟、湿地滩涂、海岸旷野……边缘走过无数地方。星空浩瀚,时间无垠。人类于其中,渺小似尘埃,人生于其中,短促如蜉蝣。

所以,要做一点事,留一点痕,才不枉,此生来过。

因为看到了无垠与有限,他学会尊重万物、忠实自我。每次行走,他都让自己尽情投入。扎人的草地,灼眼的太阳,风在耳边,云在天上,随海浪一起呼喊咆哮,与鸟儿同歌同泣同舞,即便身陷险滩、遭遇野兽,汗毛立起,浑身警觉,他也享受着、珍惜着。

因为看到了无垠与有限,他选择创造。不循规蹈矩,不固步自封,不断地打破自我,重建自我!

既往,不咎。过去,不留!

萨特在洞悉人生起点是虚无,终点是孤独后,说:人是一场徒劳的激情,所以,自由选择,积极行动!

6月末,边缘又将扛起心爱的长枪短炮,与鸟约会,再出发!

来源:大连新闻网

the end
免责声明: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!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精选推荐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