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何居住面积小了,生活质量反而高了,原来“老浦东”是这么说的

头条
11阅读

31年前,浦东开发开放的号角彻底改变了“宁要浦西一张床,不要浦东一间房”的观念,而对于不少“老浦东”而言,他们的住房面积小了,但生活质量高了,这番有趣的变化是如何发生的?听居住在花木街道东城社区的潘良珍老人娓娓道来。

潘良珍与共和国同龄,是土生土长的花木人。1990年,她与丈夫陆根根以及一对儿女居住在当时的花木乡龙王庙村。家中住的几栋房子是自己搭建的两层平房,每天清晨都要倒马桶。“当时浦东人少地多,尤其是在村里,大家住的都挺宽敞,每家每户院子里都会建几栋小楼,一般一个小家庭住一栋。”潘良珍回忆说,那时候龙王庙村里几乎都是这样的两层平房,周围则是各家的自留地,种上茄子、玉米、芹菜等蔬菜,可以省去不少买菜钱。

但这并不是现代人向往的、如诗如画的田园生活。这些平房“保量不保质”,虽然空间宽敞,但普遍没有独立的卫生间,马桶或痰盂必不可少。而即便是这样的房子,也耗费了夫妻俩多年的心血。

“1971年我和老伴结婚,生下了一对姐弟,当时我的工资一个月15元,我老伴25元,40元要养一家四张嘴,节省下来的钱就一点一点造房子,印象里翻修了至少5次。”潘良珍说。一开始只有单层平房,逐渐加层、新建,原本的灶头间变成了独立在外的厨房,前前后后花了近十年的时间。

浦东开发开放后,数不清的工程项目开始动工。1997年,潘良珍一家终于迎来了动迁。动迁房原拆原建,一家人在外租房过渡,直到2000年小区建成。第一次住新楼房,走进小区时大家喜笑颜开。

“住房面积虽然比不上以前,但五脏俱全,三房一厅布局很好,而且小区里配套设施齐全,楼下就是菜场,小区里还有个小游乐场,那时候我女儿3岁,总是要去玩滑滑梯。”潘良珍的女儿陆莉莉说。

而此时,居住了50载的家乡,早已不见往日景象。小区周边要不是成片的公房,要不就是已经拆迁完毕、等待建设的空地。而距离小区不到2公里,便是崭新的世纪大道、世纪公园。“那一刻,我第一次亲身感受到,浦东开发开放让我们的家乡从农村变成了城市,我们住进了楼房,周围有商场、有学校、有医院,虽然居住面积小了,但生活质量提高得太多了。”陆莉莉说。

潘良珍与陆根根也相继退休,开始享受天伦之乐。潘良珍在社区里找到了许多新爱好:沪剧、舞蹈、腰鼓,她还成为了小区里的一名“大楼组长”,帮助居委管理多个楼道。在各类志愿活动中,也能看到她的身影。

“在社区里和邻居们接触接触,对于我来说也是一种心理上的舒缓,时常走动走动,身体也会好一点。”潘良珍说。翻开家中的相簿,比较新的照片大多是潘良珍和其他居民的合影,照片上大家有的身穿漂亮的演出服,围着代表胜利的奖杯;有的穿着代表志愿者身份的红马甲,手里提着各类工具,准备大干一场。

“遇到这么好的时代,住在这样的浦东,一家人还能时常聚在一起。”陆莉莉说:“我父母造房子的时候,一个月工资总共40元,1990年我进入上棉二十八厂工作,一个月工资能拿到1000元。而现在我的女儿23岁,在上理工读研究生,她有知识,未来的生活一定会比我们现在的更美好。”

the end
免责声明: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!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精选推荐

随机推荐